“获得剩余收入”

  传统的现金流量估价模型“用净现金流量公式来估算公司价值时不使用公司财务报表上的数据,使该方法失去了实用性(奥尔森)”。事实上,股票价格里面包含了多少会计信息是证券市场价格发现功能发挥与否的重要判定基准,是资本市场效率体现的主要标志。传统的现金流量模型其信息不能从财务报告直接获得,会计信息在股票估价中的作用不易显现;剩余收益模型使用企业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的数据来计算股票价值,不需要进行多余的调整,作为基于应计会计信息的估价模型,明确了会计信息在股票估价中的作用。尽管基于历史成本原则的会计信息遭到了诸多证券市场人士的批判,但大量的实证研究表明,会计信息对于股价变动具有较强的解释能力。运用会计信息直接进行价值评估,摆脱了传统现金流量贴现模型从会计数字转化为现金流量数字的“曲折”,增加了实用性。美国会计学会就认为剩余收益模型是一种比贴现现金流量模型更准确的模型,并加以推荐应用。

  1995年,Feltham和Ohlson提出RIVM的理论依据是干净盈余理论,干净盈余是企业来自经营活动的收益,即企业所有来自利润表的收益,所以它采用的收益应该是综合收益。综合收益是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提出的一种新的会计要素,其定义为“:企业在报告期内,在业主以外的交易以及其他事项和情况中所发生的权益变动,包括报告期内除业主投资和业主派得外一切权益上的变动。”目前会计界存在“全面收益观”和“不全面收益观”,前者认为所有引起企业净资产变动的活动都应该在利润表里反映,后者认为并不是所有引起企业净资产变动的活动都应该在利润表里反映。

  对于(3)式我们很容易发现其存在三个问题:首先,对于后续期的简化计算的准确度无法测定;其次,当假设t趋于无穷大时,暗含着企业经营寿命是无限的意思,然而在现实经济生活中,企业的寿命一般是有限的;最后,持续经营假设暗含企业在后续期会获得零增长或固定增长的剩余收益的意思,这在现实经济生活中是不可能存在的,是一种超出现实的理想的假设。所以剩余收益的预测和存续期的确定是应用RIVM需要解决的问题,其预测的精确度直接决定评估结果的可靠性和有用性。

  可以看出,RIV模型就是在DD模型的基础上推导出来的,在应用中也明显优于DD模型。DD模型应用的局限性在于:对于股利支付合理、股利支付率稳定的公司,其应用起来简单、直观;但是对于不支付股利或很少支付股利的公司,应用DD模型时除了需要对股利增长率进行估计,还需对股利支付率进行估计。很多情况下,DD模型可能会低估不支付股利或支付低股利的企业的价值。另外,每个企业的股利政策系人为制定。单从股利支付率上不能判断企业经营业绩的好坏。企业价值不只是由股利决定,DD模型没有考虑“未使用资产的价值”(如品牌价值等)。而RIV模型不仅考虑了企业当期资产的价值,同时可以直接采用财务报表中的会计信息对剩余收益进行评估。而在同等条件下,对剩余收益的评估要比对股利的评估简单得多。

此份分析报告还强调,为了发挥出最大潜能,人工智能创造的巨大商机需要强有力的管理和新的运营模式来巩固。人们需要在人工智能的设计和应用初期即介入,实行有效控制,以确保实现人工智能的积极潜能,同时应预警各方利益相关者,如超出合理控制范围运行将会引发的可能后果。我们应当以负责任的方式来设计和部署相关技术。我们需要优先考虑的是信任和透明度,而非商业模式、投资目标和绩效提升方法,这样才能帮助人们理解人工智能的效用,使其正确的为我们所用。

  也有学者从实证角度比较RIV模型与DCF模型。Bemard(1995)采用4年的预测期进行了检验,得出运用Feltham-Ohlson模型所得到的内在价值能解释股价的68%-80%,而利用主流价值评估模型所得到的内在价值只能解释股价的29%。他进而指Feltham-Ohlson模型提供了研究财务报告数据与公司价值关系的基础,并且提出了一个完善、明确的模型结构。他的研究使得这一领域的研究出现了质的飞跃,指明了资本市场研究应遵循而未遵循的基本方向,为未来进一步对公司股权价值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是对资本市场研究最重要的发展。Plenborg(2001)比较TRIV模型与DCF模型。

  BPM建模所需的技术框架BPML是基于XML语言的模型描述语言,它将业务流程描述成控制流、数据流和事件流的结合,在此基础上还可以在业务流程中添加业务规则、安全规则和事务管理等特性。与传统的流程建模语言相比,它具有描述“端到端”流程(end-to-end)的能力,这样,可以从多个参与者的角度来审视流程模型。另外,BPML以Pi-Calculus作为其数学基础,这种形式化描述赋予了 BPML在一致性检查、防止死锁、瓶颈检测和流程优化方面的较强能力。虽然BPML现在还不成熟,但是其官方组织描绘了BPML的美好前景,它具有如下特征:

20世纪50年代末起至今是综合自动化时期,这一时期空间技术迅速发展,迫切需要解决多变量系统的最优控制问题。于是诞生了现代控制理论。现代控制理论的形成和发展为综合自动化奠定了理论基础。同时微电子技术有了新的突破。1958年出现晶体管计算机,1965年出现集成电路计算机,1971年出现单片微处理机。微处理机的出现对控制技术产生了重大影响﹐控制工程师可以很方便地利用微处理机来实现各种复杂的控制,使综合自动化成为现实。“自动化(Automation)”是美国人D.S.Harder于1936年提出的他认为在一个生产过程中,机器之间的零件转移不用人去搬运就是“自动化”。

  通过前述的公式推导证明,可以看出在项目投资决策评价时,基于剩余收益的净现值法与现行的基于现金流量的净现值法的计算结果是等效的,这也证明了该种计算方法的科学性。相对于现金流量指标,剩余收益具有计算单一年份经营效益的优势,它从经济的角度对价值创造的因素一一判定,能够反映出期间价值创造的准确数字。如果将剩余收益引入项目投资分析,则其既可以作为一项考核指标、用于业绩评价,也可以作为一项评价指标,用于决策分析。这样就可以使得事前决策、事中控制和事后评价指标达到一致,实现项目投资决策评价与项目投资绩效评价的有效统一。

分析引擎:(分析引擎中的)MPP 数据仓库也可以运行高级查询,所以您在引擎中执行所有预测建模和可视化功能。存储的数据通常很大,无法传送给外部工具来执行预测建模或可视化。该引擎基于预测建模和可视化工具所提供的命令来执行这些功能。这些命令通常被转换为原生函数(例如 SQL 命令),在一个特殊化的 MPP 硬件环境中执行,用于处理海量的数据。分析引擎将会执行典型的 ELT 是一种特定形式的剩余收益,它的一个重要特征是要进行会计调整。EVA认为GAAP扭曲了企业的投资和收益情况,如研究与开发费(R&D)本是企业的一项投资却被计入企业的费用,应对此类项目进行调整以反应业绩的真实情况。据斯特恩—斯图尔特公司的建议,会计调整项目可达150多项(埃巴, 2001)。这些会计调整往往同时涉及到账面价值和会计收益,因而EVA被宣称为反映了企业的经济利润。但也应看到,这些调整是在会计数据的基础上进行的,调整后的账面价值并不是现行的投入资本价值,调整后的收益也并不一定能代表真实收益,所以EVA跟经济学中所理解的经济利润还是有区别的,实际上它是一个介子经济利润与会计收益之间的业绩衡量指标。由于会计调整的复杂性与难以取得的一致性,一个简单的方法是不对会计规则进行调整,而只以资本的市价代替账面价值,这一形式的剩余收益被称为精确的或修正的EVA(Revised EVA,REVA)。

  有关BPM的学术研究散见于工作流、软件工程和管理科学等领域,对BPM 整体框架的研究较少,目前较有影响的是EDL-BP提出的BPM建模软件技术框架,业务流程管理联盟(Business Process Management Initiative,BPMI)提出的一系列标准和框架。另外,IBM 基于其企业应用软件,提出了持续业务流程管理(Continuous Business Process Management,CBPM)框架。

税收是政府为实现其职能的需要,凭借其政治权利并按照特定的标准,强制、无偿的取得财政收入的一种形式,它是现代国家财政收入最重要的收入形式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在中国税收收入按照征税对象可以分为五类税,即流转税、所得税、财产税、资源税和行为税。其中流转税是以商品交换和提供劳务的流转额为征税对象的税收,流转税是中国税收收入的主体税种,占税收收入的60%多,主要的流转税税种有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关税等。所得税是指以纳税人的所得额为征税对象的税收,国家已经开证的所得税有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财产税是指以各种财产(动产和不动产)为征税对象的税收,国家开征的财产税有土地增值税、房产税、城市房地产税、契税。资源税是指对开发和利用国家资源而取得级差收入的单位和个人征收的税收,中国的资源税类包括资源税、城市土地使用税等。行为税是指对某些特定的经济行为开征的税收,其目的是为了贯彻国家政策的需要,中国的行为税类包括印花税、城市维护建设税等。

  净现值是指在项目计算期内,按照设定的折现率或基准收益率计算的各年净现金流量现值的代数和。现金及其现金流量是价值的源泉,当人们或者企业进行投资时就意味着他们推迟了现在的消费,而着眼于未来的消费。现金可以提供给人们在未来消费各种不同商品和劳务的一种交换媒介,一项资产之所以有价值,就是因为它具备提供未来现金流量的能力。因此,某投资项目的净现值也可以理解为该项目在整个计算期内所创造的价值在投资决策时点上的现值。剩余收益指标的本质其实就是经济利润,经济利润是经济学家所持的利润概念,即总收入与总成本之差。这里所说的总成本是包含正常利润(平均利润)在内的成本。由于正常利润(平均利润)被算为成本,所以经济利润中不包含正常利润(平均利润),是指超过正常利润(平均利润)的超额利润。

  20世纪90年代,Michael Hammer和James Champy的成名之作《公司再造》(Reengineering the Corporation)一书在全美公司领域引发了一股有关业务流程改进的汹涌浪潮。这两位管理学宗师在书中展示了这样一个观点——重新设计公司的流程、结构和文化能够带来绩效上的显著提高。但是由于缺少对变革管理以及员工变革主动性的关注,在很多致力于把他们的理论付诸实践的公司身上产生了反作用的结果。曾经的有关业务流程再造的金科玉律黯然失色,并且变得落时。今天,业务流程改造有了新名字——业务流程管理(BPM),而且再次进入了流行时段。受到全球竞争压力、消费品化以及政府监管的刺激,美国公司正在重新审视他们的业务流程,寻找到更高效的方法,通过自动化甚至外包的手段去实施它们。公司再次把业务流程管理——这种通过分析、建模和监控持续优化业务流程的实践,当作一种解决业务难题和帮助公司实现自己财务目标的系统方法。

剩余收益虽然符合经济利润的概念要求,但应注意的是,剩余收益并不等同于经济利润,它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其性质和结果取决于不同的计算方法。由于对资本成本的内涵基本不存疑议,不同版本剩余收益的差别在于对收益与股权投入资本价值的不同确认。可以直接采用会计收益作为计算的起点,也可对会计收益进行适当调整以更好地反映真实收益;股权资本可直接采用账面价值(Book Value)也可采用现行价值 (现行投入成本或现行市价)。这些不同内容的剩余收益概念在不同场合以不同的名称出现。剩余收益估价模型中所使用的剩余收益直接从账面股权价值与账面会计收益中算出,不作会计调整,但要求账面价值与会计收益间是一种干净盈余关系(Clean Surplus Relation,CSR),即账面价值的所有变动(与所有者之间的资本交易除外)都应先计入会计收益,不允许有未经损益表而直接进入所有者权益的项目。

BPEL、WSBPEL和 BPEL4WS之间除了历史参考文献不同外,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同。这些名字都涉及到相同的未决标准。“BPEL4WS”是起初规范的名字,它由BEA、IBM和Microsoft编写和公布的。“WSBPEL”目前是规范和未决标准的名称。当这个规范提交到OASIS时,出于Web服务相关标准的努力,按照OASIS命名方案更换了这个名字。尽管如此,大部分团体仍然简单地称这个标准为“BPE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